将学生“跨班示众”,有问题的不只是老师

2018-11-07 10:57:15 | 来源:长城评论
--

摘要长城评论曾有研究人士指出,“班级是一个权力场”,老师拥有很大的事实上的权力。而事实上,“游班”事件,正是某些老师将“班级权力场”演绎到了极致。

11月2日,中国青年网报道了哈尔滨继红小学哈西校区家长实名发布公开信,举报某班主任存在对孩子进行殴打、花式罚站、游班、羞辱等问题,涉事教师随即被辞退的事件。当天,哈尔滨市南岗区政府召开会议决定处理相关责任人,在全区教育系统开展师德师风大检查。哈尔滨继红小学正副校长被连夜降级,对涉事班主任作出辞退处理。



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对此事的处理决定。网页截图

一个班级发生“游班羞辱学生”事件,从区政府分管领导、区教育局长和副局长到当事小学校长和副校长等一干人员都被问责,说明当地政府认识到,这种师德师风问题,并非一个教师的问题,而是整个管理体系都存在问题。然而,各级领导都被问责、涉事教师被辞退,也只是个案的了结。而这桩“游班羞辱学生”事件,是否仅是当前部分教育工作者师德滑坡问题的一个缩影、偶然暴露,对更多的病态“教育”、野蛮管理,我们并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解决?这恐怕是更值得关注的问题。

涉事教师,不论是师德方面,还是个人人品道德,都非常病态,这一点是不存在争议的。但这样的教师、这样的事,小学里面还有多少?这是个更沉重的问号。

前段时间,曾有一个“家长花式晒官职”的爆料,一位小学生的妈妈在微信里对孩子的班主任老师说“我是某某的妈妈,在某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任办公室副主任科员,孩子爸爸在市中院任执行局综合处处长(正科级)。某区分管教育的常委是我父亲的高中学生又是纪委的同事(我父亲在市纪委任副处级纪检监察员),市教育局师资与人力科科长是我表姐夫。孩子这学期麻烦您多多费心……”家长这种“晒权力吓唬人”的行为招来大量指责和嘲讽。作为公职人员,家长这种“晒权力”的行为更有违职业伦理。然而,我们换一个角度看这种事,是否想过,天下有没有无缘无故的“对老师晒官职晒权力”?

老师不留情面地将这份“晒官职花名册”曝了出去,“副主任科员家长”遇见了一位不鸟权势的老师。如果遇见的是乐于接受交易的老师,是否一拍即合也说不定。而“副主任科员家长”直奔主题、毫不掩饰地跟老师“晒权力”,说明在她的认知里,接受交易的老师不在少数,家长与老师权权交易、权利交易,都顺理成章?而家长与老师交易也好,家长群异化为“马屁群”也罢,无非是希望老师“照顾”自己的孩子。是否正因为不正直、不公正、人格人品堪忧的老师不在少数,家长们才会生出孩子需要老师“照顾”的恐慌性需求?

曾有研究人士指出,“班级是一个权力场”,老师拥有很大的事实上的权力。而事实上,“游班”事件,正是某些老师将“班级权力场”演绎到了极致。而我们不难想象,某些“擅用权力”的老师,面对有“官职谱”背景的学生,或是存在利益交易的家长的孩子,或许不敢、或许“不忍”在“教育”和管理上做得太过分——说到这里,我们或许能够理解一些“副主任科员家长”向老师“花式晒官职”的良苦用心了吧?拿“官职谱”吓唬老师或是暗示交易,从社会角度说,很恶劣,但另一方面,这种“天下父母心”着实可怜。



知乎社区上关于“童年阴影”的问答。网页截图

不管是一些教师花式惩罚学生、游班羞辱,还是“班级权力”寻租、与家长做各种交易,然后是对学生“看人下菜碟”等等,都是师德堕落的反映。但辞退一个师德堕落的教师,问责一干领导,很难从根本上解决当下的师德师风问题。

再有,师德师风又是社会道德风气的一部分,恐怕只能随着社会风气的转变而转变,很难实现“单兵突围”。对于部分学校、个别无良教师师德堕落的问题,舆论应严厉谴责,行政监管应严厉问责、有效整治,支持家长维权、畅通投诉渠道。但治本之道,一是将转变师德师风问题置于大环境的社会道德风气改善工程之中,同步进行;二是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要重视对教育者的教育,重点落在师德培育与廉耻教育上。

教师体罚学生、滥用权力、教育腐败等问题在一些学校和部分教师中颇有市场,以至于“跨班示众”竟得到不少教师的配合,足以说明,不止一个教师缺乏师德概念、缺少是非意识、不问何谓“耻”……这也提示有关方面,有些“教育”问题,在教育者当中很可能是稀缺的。


标签: {list.tags}
编辑:樊焕荣

相关新闻

精彩评论:0

登录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
0